金龙珠宝
調整字號: > >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談棉訪紗 >>正文

棉花期貨15年:因改革而生 因改革而美

|
2019年06月03日15:05 中國證券報
 【免責聲明】本文為外部投稿,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TTEB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及數據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五月的新疆庫爾勒,驕陽似火。種棉大戶王運梅一邊查看棉花長勢,一邊時不時地看下手機上紅綠跳動的鄭州棉花期貨行情。盡管4月中旬以來棉花價格每噸下跌了2000多元,但王運梅沒有像其他棉農一樣焦慮。而這個秘密,就藏在她手機上不停跳動的數字之中。這一切要從2004年的棉花期貨上市說起。

    因改革而生

    新中國成立以來,棉花是我國重要的戰略物資,政府對棉花經營實施“兩個統一”(即實行統一的收購價格和政策,并仍由供銷社統一收購,統一經營)和“三不放開”(即不放開經營、不放開市場、不放開價格)。但自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我國社會經歷了改革開放的歷史性變革,棉花市場也逐步走向開放。

    紡織行業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探索者,在“走出去”過程中,伴隨著應對外部競爭等諸多挑戰,其市場化程度不斷加深,市場經濟制度得到確立,行業活力進一步增強。但行業同時也面臨價格波動加大等市場風險,因此迫切需要管理風險的工具,守護市場經濟的建設成果。

    在此背景下,1998年,國務院決定從1999年9月1日新的棉花年度起,棉花的收購價格、銷售價格主要由市場形成,國家不再作統一規定。2001年,國務院為進一步深化棉花流通體制改革,提出了“一放,二分,三加強,走產業化經營的路子”的改革總思路,棉花流通體制改革落地實施。在國務院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之下,在2000年前后,我國棉花行業最終打破了原來完全由棉麻系統企業專營的業態,大量民營及其它性質的企業進入棉花貿易流通環節。

    從棉花產業自身來看,1999年至2002年,棉花種植面積不穩定,我國加入WTO后紡織產品出口量增加托高用棉量,供需變化較快,三年間棉花年均價格波動加大,棉花經營主體管理風險需求提升。

    當時,在國際市場上,有影響力的棉花價格有兩個,一個是英國利物浦棉花現貨價格(Cotlook A、B指數),另一個是紐約期貨交易所(NYBOT)的棉花期貨價格。現貨指數反映即期棉花價格,期貨指數體現遠期供需變化。在我國,中國棉花價格指數(CCIndex)于2002年發布,權威的現貨價格指數建立,期貨價格體系暫缺,我國棉花價格體系需要豐富完善。

    在期貨市場上,隨著清理整頓基本結束,期貨市場發展的制度基礎具備。應期現貨市場變革需要,鄭州商品交易所(簡稱“鄭商所”)于2004年6月推出棉花期貨,拉開了棉花期現貨市場協調發展的新篇章。

    棉花期貨上市后,河南、山東、河北和新疆等棉花主產省、區進入期貨市場套期保值的企業,于2004年10月份即開始按照國家標準加工棉花,注冊倉單,在期貨市場上賣出了好價格。

    期貨市場能夠為企業提供風險管理的平臺工具,幫助實體企業穩定經營,從而提高整個行業的堅韌度和穩定度。2014年后,棉花價格逐步回歸市場化以來,價格波動風險加大,涉棉企業利用期貨市場避險需求增加。截至2018年12月,參與棉花期貨的產業客戶數達到1600余家,并涌現出了一批期貨市場為現貨經營保駕護航的成功案例。

    以新疆銀隆農業國際合作股份有限公司為例,2014年10月,通過期現結合模式,該公司以13884元/噸的價格在CF1501合約共計賣出套保5000噸棉花,并于當年12月分別以13081元/噸和13104元/噸的價格逐步平倉,去除建倉成本后盈利800元/噸,彌補了現貨貿易共計400萬元的損失。

    目前,依托期貨市場的基差貿易、倉單拍賣等新的貿易模式快速發展,積極改變著棉花行業傳統的貿易模式,讓貿易更靈活、更安全、更快捷。

    因改革而美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我國棉花產業中心快速向新疆轉移,新疆棉花產量占全國總產量比重達到60%以上。我國政府對新疆棉花產業發展高度重視,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要鞏固主產區棉花生產。

    在鞏固新疆主產區優勢方面,棉花期貨可謂發揮了積極作用:一是便利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棉花生產單位利用期貨套保,穩定棉農收益,鞏固新疆棉花主產區地位;二是自上市以來對新疆棉花設置升水,體現新疆棉花質量優勢,讓新疆棉花在期貨市場賣出了好價格;三是順應棉花產業發展趨勢,于2017年9月啟用新疆棉花交割庫,調整基準價區至新疆,突出新疆棉花價格標桿作用,加快棉花產業向新疆轉移。

    對棉花生產者(指具有適度規模的棉花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和種植大戶,下同)來說,2007年以后,隨著對棉花期貨信息傳導的接受程度增強,每年10月新棉收獲后,他們往往會參考遠期棉花期貨的價格擇機出售籽棉,減少了低賣現象的發生。

    2014年,我國棉花市場再度發生重大變化,于這一年開始實施的目標價格補貼政策標志著棉花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序幕的拉開。該政策實施5年來,目標價格補貼政策卓有成效,在穩定棉花有效供給、增加棉農收入和促進棉花生產提質增效方面起到了積極作用,有力推動我國棉花行業發展邁上新臺階。在目標價格改革過程中,期貨市場始終堅定做“參與者”、“推動者”和“創造者”。鄭商所通過促進棉花期貨功能發揮,幫助棉紡織經營企業合理管理市場價格波動風險,穩定行業整體運行。

    值得指出的是,目標價格補貼政策的重心在新疆。鄭商所積極改、大膽試,將棉花期貨基準交割地轉移至新疆,突出新疆棉花定價中心作用;開展“保險+期貨”試點,探尋建立市場化棉花價格補貼的辦法。

    目前,在庫新疆棉倉單數量達到14096張,折合棉花約60萬噸,占全部倉單注冊量的92.3%,越來越多的新疆棉花通過期貨市場實現保值和銷售。通過助力新疆棉花行業健康發展,棉花期貨突出了目標價格改革的實效,讓好政策達到好效果。

    通過積極開展“保險+期貨”試點,期貨市場正在探索一條市場化棉花價格補貼的新方式。2016年開始,鄭商所在棉花期貨上開展“保險+期貨”試點,截至目前共建設試點28個,交易所支持資金2506萬元,累計賠付金額1544.77萬元,項目覆蓋新疆、甘肅、山東、湖南、湖北等主產省區,為4.05萬噸的棉花生產保價護航。從試點效果來看,“保險+期貨”是目標價格補貼的有益補充:一是成本更低。以2018年新疆試點結果來看,采用“保險+期貨”方案后,預計每噸能降低約1000元的補貼成本。1月28日,棉花期權將上市,“保險+期貨”對沖風險的成本將更低。二是市場化程度更高。“保險+期貨”試點引入保險公司和期貨公司,通過期貨市場和場外期權分散執行風險,市場化運營程度更高,減少政府公共資源占用。三是模式更加靈活。在保價格的基礎上,“保險+期貨”延展性更強,也可通過探索保收入的形式,切實保障農民收入。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我國棉花產業正在轉型升級,市場化體制改革正在加快。在這個轉型時期,棉花期貨針對棉花產業發展新特點和期貨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不斷完善交易規則,加強監管、維護市場穩定,在引導棉花產業各參與主體合理利用期貨發現價格和套期保值功能,開展生產經營活動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促進了涉棉產業健康持續發展。

    四大愿景

    從棉花期貨歷史運行情況來看,棉花期貨市場功能發揮高效,助力我國棉花產業政策落實,促進棉花產業健康發展。

據統計,2004年以來,棉花期貨日均成交量為13.8萬手,折合棉花69萬噸,日均持倉量達到13.2萬手,換手率在1左右,在已上市期貨品種中處于較好水平。2016年,我國棉花國儲去庫存效果良好,棉花期貨流動性增加,日均成交量和日均持倉量分別達到33萬手和30.4萬手,均高于歷史平均水平。棉花期貨成交活躍,為價格發現功能的發揮創造了有利條件。棉花期貨價格走勢與國內現貨價格始終保持了較高的關聯度,2016年期現貨價格相關性達到0.93,為棉企及投資者發現棉花價格提供了強有力的工具。

    “自2004年上市以來,棉花期貨總體運行平穩,其價格發現和套期保值功能穩定發揮,為政府制定棉花產業政策和企業經營提供了有效的參考依據,對深化棉花流通體制改革起到了積極作用。”業內人士表示。

站在新時代的起航點,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續寫新篇章,對棉花行業和棉花期貨發展提出更高要求。鄭商所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從四方面對棉花期貨進行創新和完善。

    一是將棉花期貨價格納入市場價格采集體系,完善目標價格補貼政策。當前的目標價格補貼政策執行周期為2017—2019年,未來新的棉花生產補貼機制辦法需要制定公布。現行的補貼分兩次發放,分別于當年度11月和次年度2月份進行撥付,期間的現貨市場采集價格將直接影響棉農收到的補貼額度。目前,國家尚未公布采集的現貨價格,棉農拿到補貼具有滯后性,不利于農民分析糧棉比價關系,及時調整生產結構。期貨價格具有連續性和公開性,能夠準確反映未來一個時期的棉花價格變化,具有較強指導意義。建議將棉花期貨價格納入市場價格采集體系,提高采價的透明度,便于棉農分析計算植棉收益和不同農作物間的比較收益關系,及時根據市場情況調整農產品種植結構,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二是建立健全銀期互通機制,提高金融市場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期貨市場已經成為了涉棉企業管理風險的主渠道,越來越多的棉花實體企業通過注冊倉單的方式開展套期保值和質押融資。目前,農發行貸款是新疆軋花廠經營的血脈,占收購資金份額達到60%-70%。然而,農發行要求使用農發行貸款的棉花收購企業必須在注冊倉單前還清對應批次貨物的農發行貸款,才能進入交割倉庫注冊倉單。相關要求增加了期貨倉單注冊成本,不便于滿足涉棉企業的經營和風控需要。建議相關部門建立基于棉花期貨倉單的農發行信貸資金監管體系,解決棉花經營企業參與期貨市場中遇到的困難,整體提升金融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三是大力推廣市場化農產品補貼模式,繼續擴大優化“保險+期貨”試點。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要求,“穩步擴大‘保險+期貨’試點,探索‘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權)’試點”。鄭商所將貫徹落實一號文件精神,繼續擴大“保險+期貨”試點范圍和數量,注重優化試點執行方案,探索更優的市場化補貼機制,全面提升“保險+期貨”試點工作質量和效率。

    四是提高我國棉花期貨對外開放程度。我國是世界第一大棉花消費國和第二大產棉國,然而,國際棉花貿易通常以美國洲際商品交易所的棉花期貨價格為基準,我國對國際棉花定價議價能力與國際市場地位不相匹配。我國棉花期貨對外開放程度不高。在交易機制上,受到跨境監管難度的限制,棉花期貨暫不允許境外投資者交易。建議建立支撐棉花期貨國際化的制度機制,推動棉花期貨引入境外投資者工作。全面盤活棉紗期貨,在棉紗期貨具備一定流動性基礎后,探索開展進口紗交割和境外交割業務。

    棉花期現貨市場保持生命活力需要依靠改革,改革能夠針對性地解決市場發展中存在的問題,推動棉花行業提質增效。就當下來看,目標價格補貼和收拋儲政策需要完善優化,國際貿易秩序面臨大調整大變革,穩外貿、穩投資、穩預期工作困難增加,阻礙棉花和紡織行業高質量發展的不確定因素較多。在這樣的背景下,因改革開放而生的棉花期貨,也將因改革開放深化而美,在服務棉花和紡織行業健康發展方面發揮更重要作用。


標簽:
分享到:0
浙江華瑞信息資訊股份有限公司(棉紡織信息網)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任何個人、單位或網站不得擅自轉載或抄襲
金龙珠宝 32478347855669976187831384955293192011621102163221523501545108534738827525171956065439365826612444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